何此.

【all亮】我辛辛苦苦养大的白菜要被三头猪拱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我有良人在长安: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柔柔的透过窗户撒进室内,霎时添了几分静谧美好的意味。
正在酣睡的两个少年挨得很近,栗色短发的少年的胳膊环着银发少年的腰,银发少年则将脑袋枕在人的颈间,一幅睡得香甜毫无防备的模样。
刘备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情景。
他的脸瞬间就黑了。
赵子龙这臭小子怎么又半夜偷偷跑到小亮亮的房间来,上次教训的还是太轻了。
刘备几步上前,毫不客气的把被子一掀,扯着赵云的睡衣领子把他拖到了地上:“赵子龙,起床了!”
“……?!”
赵云迷迷糊糊揉着眼睛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刘备抱着胳膊居高临下冷冷的瞅着他,原本挺足的气势一瞬间就焉了,讷讷的低头喊了声叔。
刘备心软,最见不得赵云这幅低头乖巧认错的样儿,装着生气哼了一声:“还不回你自己的屋里去洗漱?”
“嗯……叔,这就去。”
赵云干了坏事现场被抓包,心底自然虚的不行,乖乖的应了声就跑回自己的屋子里去了。
到底还是小屁孩。刘备好笑的最后望了眼赵云跑开的背影,想道。
他将视线移到了床上的诸葛亮,人因为方才的一番动作声响大了些而被吵醒,不满的翻了个身背对着他,还不忘拽着掀开的被子揉成一团抱到怀里,颇有准备睡到天荒地老的架势。
“小亮亮,到点了,该起床了。”刘备单膝跪在床上俯了身子靠近诸葛亮,在人耳边温柔的说道。
“不要,困。”诸葛亮闻言将一头乱毛往怀里的被子更深的埋了埋,恨不得与其融为一体。少年没睡醒的声音里带着黏糯的鼻音,即使天天听一遍刘备也觉得软得心肝颤。
“乖,听话。”虽然很想让诸葛亮再睡会,但刘备还是硬着心肠将人从纠结的被子里理了出来,然后扶着下床穿鞋,带到卫生间洗漱,牙膏都是帮忙挤好了放在牙刷上,诸葛亮全程机械的跟着刘备的动作,让干什么就干什么,目光呆滞,显然是还处于没睡醒的混沌状态。
刘备动作娴熟的进行着每天早上必须进行的过程,一边感叹自己这是收养了个小孩还是收养了个祖宗。
待洗漱完毕,诸葛亮差不多清醒了个七八分,刘备看了几眼他那头璀璨的银发,最终还是没忍住伸手揉了几把,在心里赞叹了声手感真好,面上一本正经:“早饭我已经买好了,是你最喜欢吃的那家店的包子和豆浆,我先下去给你热热,你把衣服换好后就下楼吃饭。”
诸葛亮微不可闻的嗯了一声,看上去压根没听进去,但依刘备对诸葛亮的了解他一定听进去了,因为在他提到包子两个字的时候诸葛亮眼睛都亮了起来,熠熠生辉的跟里头撒了漫天星辰一样。
果然还是个孩子。刘备忍住再伸手揉人的冲动,想道。
刘备下了楼,看见赵云早已洗漱穿戴好规规矩矩的坐在饭桌前,脊背挺得笔直,听见他下来的脚步没憋住偷偷的往楼梯口瞥了一眼,又极快的移回了视线。
刘备被逗得一乐,了嘴边斥责的话忘了个一干二净,路过饭桌去厨房的路上还没忘和赵云道声早,余光里赵云在他过去的那一瞬间明显松了口气,似乎在庆幸逃过一劫。
刘备端着热好了的包子豆浆出来时,诸葛亮正好从楼上下来,今天天热,刘备给他挑了件中裤,空荡荡的裤管下露着两截纤细白皙的小腿,看得刘备有些后悔为什么要给他选这条宽松的裤子。
“小亮亮,过来吃饭。”他将端着的东西放在桌子上招呼诸葛亮过来。
诸葛亮从鼻腔里挤出含糊不清的一声嗯,慢悠悠的晃到了饭桌前坐下,摸个包子过来就啃。刚放松下的赵云又局促不安起来,憋了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最后无比憋屈的捧着豆浆灌了一大口,结果还被呛着了咳嗽半天没换过气,刘备见他那傻样忍俊不禁的想给他抽张纸,诸葛亮却比他更快一步,刷的从抽纸盒里抽出一张递到赵云面前,赵云脸上的红晕霎时间蔓延到了脖子跟,接过纸来支支吾吾的道了声谢谢,诸葛亮望也不望他,低头专心致志的啃包子。
刘备围观着两小孩的互动,无奈的摇头笑笑,拉开了椅子准备坐下吃饭,屁股还没挨着椅子玄关处便传来了门铃声。
“大早上的,谁啊。”刘备只得起身去开门,门外站的是邻居家的小孩庞统,和诸葛亮赵云是同班同学。
“叔叔好,我来找阿亮一起上学,他在么?”
庞统看似礼貌的跟刘备问好,实际上眼神一点不老实的直往刘备背后瞟,迫不及待的想见到诸葛亮。
“在呢,现在正在吃饭,你得等会。”刘备自然明白这小孩来的目的,侧了身子让人进来,眼睁睁的看着庞统哒哒哒的跑到诸葛亮身边就黏黏糊糊的往他身上挂,一边蹭还一边喊阿亮,旁边的赵云一脸羡慕却又没那个胆,委委屈屈的咬了口包子,咬得咬牙切齿。诸葛亮早就习以为常,庞统在那叨叨的说了半天他权当没听到,安安静静的啃着包子,空暇时再不清不淡的嗯一声表示自己在听。
刘备只觉得这顿早饭吃得无比闹心。
习惯就好,他这么安慰自己。
吃完早饭刘备看了眼时间,发觉有些晚了,若是让小孩们自己去怕是会赶不上,于是拿了车钥匙提出送他们去上学,免费的车不坐白不坐,刘备从后视镜望了眼后排挤在一起的三个小孩,无比惆怅的想自己今年才23岁,就是被这帮小兔崽子天天叫叔给叫成了30岁。
跟涂了502胶水一样黏在诸葛亮身上的庞统忽然指着路边说道:“哎……站在路边的那个是周瑜吧?好像车坏了。”
诸葛亮顺着方向看过去,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叔,停一停!”赵云心肠最热,立即就拍着驾驶座的后背让刘备停车。
刘备闻言下意识的踩下了刹车,车停在了路边。
“前面那个你们同学?女生?”刘备听到对话也猜了个七八分发生了什么,但站在前面的那人长发及腰,背影纤细,怎么看怎么都是个女孩子,这帮小子竟然这么上心。
车厢内一阵尴尬的沉默。
“咳……叔,他叫周瑜,我们同学,是男生。”赵云咳了两声掩饰尴尬,解释道。
周瑜这名字刘备有印象,他去开家长会那几次这个名字次次排在他家小亮亮底下,而且次次都只低了一分,当时他还在笑这小孩得有够憋屈,以小亮亮那德行八成是故意的。
“车坏了?你们喊他上车呗,马上迟到了。”刘备踩下油门,汽车缓缓驶至周瑜身边停下。
诸葛亮坐在窗户边,他摇下窗户半晌慢吞吞的喊了声“公瑾”,周瑜触电般的回头,看见诸葛亮的第一眼浑身肌肉紧绷进入了戒备状态,像只炸毛的猫:“诸葛亮,怎么是你?”
“怎么不能是我。”诸葛亮说话依旧是不急不缓听着让人急得慌的语气,好好的疑问句被他说成了陈述句:“你车是不是坏了,马上迟到了,要送你一程吗。”
“谁要你送!”周瑜看起来对诸葛亮积怨挺久的,气势很足的喊了一嗓子,目光一扫到时间后瞬间焉了下来,脸色阴晴不定在那站了几秒,踌躇着开口道:“你往后退退,我进去。”
“哦。”诸葛亮往后挪了挪,刘备适时的开了车锁,让周瑜开门坐进来。周瑜进来后闷闷的喊了声叔叔好,就缩在车门旁边企图把自己塞到缝里降低存在感,坐在他一边的诸葛亮倒是安然,还顺手扯了周瑜的长发过来编辫子玩,结果笨手笨脚的系了个死结,一撒手再扯一缕继续玩,成功的换来周瑜的怒目而视,但不知为何他也没阻止诸葛亮。
诸葛亮玩周瑜的头发玩的不亦乐乎,被忽略的赵云和庞统自然不甘心,拼了命找存在感,一时间狭小的车厢里热热闹闹,让刘备只觉得自己又老了几岁。
学校终于到了,刘备停了车把四个小孩轰下去,目送着几人走进了校门。
诸葛亮走在中间,旁边庞统挽着他的胳膊边走边转头冲他说着什么,周瑜走在另一边,刻意的保持了些距离却可疑的越拉越近,赵云走在稍后方,手里拎着诸葛亮的书包,亦步亦趋的跟着前面的人。
刘备望着四人直到看不见背影,掏出手机上了贴吧。
【我辛辛苦苦养大的白菜要被三头猪拱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